主页 > 成人高考 >

新闻排行

最新新闻

英勇悲壮的峨眉地下武装起义

发布日期:2021-11-24 06:0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地处峨眉山市城北的烈士陵园,苍松翠柏,生机盎然。陵园正中纪念碑巍然耸立,“革命烈士永垂不朽”八个大字熠熠生辉。伫立在碑后的烈士墓前,凝视着黑色大理石上镌刻的烈士肖像和简要介绍,陈俊卿、唐杰、苏子模、杨楷、唐凯……他们岁左右的年纪,清秀的面容,仿如邻家兄弟,有的还带着几分稚气,但神情无不勇敢和坚毅。他们为了建立光明的新中国,坚持在笼罩的统治区进行革命活动,不幸被反动派杀害。

  1934年10月,时任川军刘文辉部《川康新闻》社社长的员和成孝(即何克希,1906—1982年,开国少将)根据党中央“开拓新的游击区域,发展与创造新的苏区,赤化全川”的指示精神,他联系了峨眉地下党党员和成弟(又名何允恭,时任中共峨眉县特别支部书记,和成孝三弟)、唐杰、苏家祥等人,组织了一批骨干力量,准备开展峨眉武装起义。他们的计划是:动员一切力量,组织起义,占领县城,扩大影响,继续组织力量,打通雷波、马边、屏山、峨边,创造雷马屏峨武装割据红色区域,牵制军阀刘湘的军事力量,迎接中央红军入川,与红四方面军的川陕根据地连成一片,建立革命根据地。

  1935年1月,峨眉城内的武装力量为的地方武装——团务委员会,团务委员长由县长赵明松兼任,副委员长为贺侣皋。下辖两个常备中队。第一中队驻县府,中队长是县长赵明松的心腹;第二中队驻团委会,中队长是董效舒。和成弟利用与贺侣皋是表兄弟、又是董效舒内兄的有利关系,常往来于团务委员会,结识交好一批官兵,进行策反工作,并与早期打入县常备队的员唐杰、苏家祥等互相配合,宣传革命思想,做好基层士兵工作。同时,争取方吉廷、高德辉两支哥老会武装力量和社会上一批进步青年。和成孝在雅安则利用同事、故交关系,策反二十四军一批失职官兵,组织了三十余人参加的起义队伍,凑集了一批武器弹药,初步组建了一支起义的武装力量。

  1月14日,和成孝从雅安派许国澄回峨眉与和成弟联系,了解准备工作情况,16日许国澄回雅安向和成孝汇报后,19日,和成孝在《川康新闻》社内召开会议商定:1月27日午后4时,以县府东西辕门两处的手榴弹响为起义信号;起义人员一律以腰系红棉带为标志;布置了各处人员攻守的地点、街道;指挥所设在城南外什方院高地。

  1月22日,到峨眉参加起义的30余人先后出发,许国澄24日抵达峨眉,方吉廷25日到达九里场待命。和成孝26日到达峨眉,傍晚,在小南门外观音井召集主要成员开会布置。会后,唐杰偕同苏子模(即苏家祥)去进一步做常备队班长赵玉贵起义的工作,赵也欣然同意。这样,参加起义的人员达到300多人。县城的小南门为唐杰守卫,县城的大南门为赵玉贵守卫,大、小南门就成为起义人员进出的通道。

  1月27日,已临近春节。早上,唐杰派人在县府电话室附近监视,探听县长的情报,并对起义后截断县府、团委会的电话线事宜进行了布置。当天,民团一中队分队长方炎章觉察情况有异,询问赵玉贵,赵便将唐杰约他参加起义的消息告密。方则让赵监视唐的行动,并将此事随即报告了县长赵明松。赵明松闻之大惊,一面在电话上通知驻九里场的常备分队来保卫县城,跑步进城;一面派方炎章率人至小南门逮捕唐杰,唐杰已从监视电话人处得知情况,作了准备,起义只好提前。他带领5名士兵向方炎章开枪还击,因敌众我寡,只好边打边退,跳出城墙撤走。苏子模不知赵玉贵告密,仍按原计划从小南门沿城墙跑向大南门,去喊赵玉贵起义,赵即向苏开枪,苏跳墙出走不及,左腿受伤被捕(翌年正月初八日被杀害于北门城墙边)。因敌人抢前行动,而城外参加起义的人员又尚未赶到,接应不上,城内的起义人员难于应战,纷纷出走,县府立令关城搜捕。

  起义人员陆续撤退,一部分撤退至青龙场一带,即遭到派来峨眉起义的二十一军模范师刘绍斋团的围剿,被围困在八仙洞。八仙洞,位于高桥镇严寺村三组,小地名叫苟槽。洞悬半岩,宽约三十米,高约二十多米,纵深百米。这里道路蜿蜒崎岖,山林密布。

  高德辉带着协同地下党武装起义的青龙袍哥队伍13个人进了八仙洞后,高乘天黑回去筹粮。三天后把粮食拿来时,八仙洞已被峨眉县民团100多人包围。人称“刘屠户”的刘绍斋团的一个连正在梯子岩清乡,接到命令,连夜把队伍开到八仙洞,将八仙洞方圆几十里围了个水泄不通。民团、清乡团把八仙洞围困了两天两夜,不见动静。清乡连连长恼羞成怒,便用干柴把八仙洞洞口严实封堵,再在上面撒上干海椒,点火熏洞。又抬来十几架吹谷子的风车不停地往洞里扇风。接近傍晚时分,只有两条枪、已经饿了整整五天五夜的洞内起义人员只好跑出,有的被当场打死,有的被捕杀,全部壮烈牺牲。

  1934年春已被捕入狱的中共峨眉县委书记陈俊卿(原名程杰,原峨眉县冠峨乡人,后任中共雅乐工委书记,1948年11月被捕,1949年11月27日被杀害于重庆歌乐山)寻觅机会,勉励唐杰等同志英勇斗争,宁愿牺牲自己,也绝不能出卖组织和任何同志。唐杰、杨楷、唐凯等人在狱中受尽酷刑,杨楷的脚筋被挑断,依然不吐露半字。敌人的残暴丝毫动摇不了革命者的信念。随后,敌人将唐杰等三人杀害于北门外柴市坝,革命烈士以生命履行了对党的誓言。

  刘绍斋团在峨眉进行“清乡”,奉行的“宁可错杀一千,也不放过一个”的反动政策,致使100多名无辜群众惨遭杀害。和成孝全家老小被迫外出躲藏,父亲和玉成坐牢数月,亲戚朋友出外躲藏者近七八十人。

  另一部分起义人员撤退至雅安后,在和成孝的带领下,坚持在洪雅至雅安一带开展游击活动,提出“扫清贪官污吏,打富济贫,抗日救国”的口号,部队迅速扩大到500余人,由和成孝任党代表、方吉廷任团长。

  1935年4月,和成孝同志前往成都请示省委后被介绍到上海工作。此后,和成孝在、李克农的直接领导下,从事地下情报工作。抗日战争爆发后,与谭启龙一起创建浙东抗日根据地。

  1935年秋天,和成孝原部队按照预定计划作战略转移,分兵北进,曾想抢越飞仙关去找红军,但为军队所阻,未能实现。其中一支200多人的部队绕小道至名山,到天全与红四方面军部胜利会师。这时,已悬赏通缉和成孝等人,又调集大批部队进行“清剿”,和成孝部队只好化整为零开展活动。

  1935年的峨眉武装起义,和同时期青神西山红军武装起义等一样,虽然遭到了反动派的血腥,起义失败,但却宣传了革命思想,扩大了的影响,唤醒了民众,培养了一批党的骨干力量。此后,中共峨眉地下党组织一直开展活动,广播革命火种,积极发展组织,争取、教育青年投身革命,开展抗战宣传,组织民众反抗的反动统治。1949年12月,峨眉地下党组织配合人民解放军解放峨眉。

  主办:政协四川省委员会办公厅 承办:四川政协报社 技术支持:四川省政协办公厅信息中心